聚合类app通过技术手段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3-03 06:34    次浏览   >

快播案及其涉及的2.6亿元巨额罚单则将腾讯直接推向台前。2014年3月,腾讯向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称,快播侵害了其享有的涉案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 6月,快播被责令停止侵权,需上交非法经营额3倍的罚款26014.8万元。快播之后,快看app因盗播电视剧《宫锁连城》也被腾讯告上法庭。

“网络版权发展随着技术变革,问题越来越多,监管处于追赶状态。”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司长于慈珂在一次座谈活动中表示,自2005年以来,出版总局“剑网行动”每年突出一种形式,针对网络文学、音乐、视频、游戏、动漫、软件等领域进行打击。“技术永远在前面,执法永远在追赶。”

腾讯第二季度财报还显示,社交网络收入增长57%,这一块受到了视频、音乐及文学等数字内容服务等收入增长的推动。例如:上述“漫画帮”一案涉及的《狐妖小红娘》截至6月,在腾讯动漫的点击量已经突破21亿并且改编为动画,市场价值很高。

8月20日,在由中国版权协会主办的一次研讨会上,视频正版化联盟代表、腾讯副总裁江波表示,聚合类app通过技术手段,一方面屏蔽了正版视频的片头广告,另一方面又可以免费使用视频内容和带宽资源。

重金“押宝”的领域一旦被盗版侵权吞噬,将威胁到其未来的盈利前景。这是腾讯的担忧。

但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很多情况下构成侵权与否还存在一定争议。

相比游戏、社交等核心业务,腾讯视频在腾讯公司内部一度地位尴尬,甚至被传出售。

2016年3月,腾讯披露,自去年以来,共有14家公司的9款游戏涉及侵权《英雄联盟》(lol)而被起诉,其中包括了触控科技、中青宝等知名上市游戏公司。5月,腾讯旗下阅文集团对百度公司发起涉及盗版侵权方面的诉讼,直接导致部分百度文学类贴吧“挂掉”。7月,五起“漫画帮”著作权侵权案宣判,侵权方被判令赔偿腾讯30.2万元。

在视频上,腾讯还从未如此激进好战,此前,当之无愧的“反侵权斗士”是搜狐公司ceo张朝阳,2009年,他高举反盗版大旗启动“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盟”,矛头直指土豆、优酷、迅雷。

从3年前,腾讯就组建专门的游戏维权团队,2015年,在全国提起诉讼案件上百件,主要处理《英雄联盟》、《穿越火线》等款游戏侵权问题。今年6月,又刚宣布斥资86亿美元从软银手中收购运营《部落冲突》、《皇室战争》的芬兰手游开发商supercell,这几款经典手游面临的国内盗版风险更让腾讯有了动力。

以视频聚合类app为例,深度链接是其主要经营模式,即绕过被链网站首页直接链接到分页的链接方式。有一种观点认为:深层链接并非一种网络传播行为,不构成对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直接侵权。

游戏等泛娱乐业务均是腾讯目前的“利润奶牛”。根据腾讯今年第二季度财报披露,网络游戏收入为171.24亿元,占腾讯总收入的48%,接近一半。

暴风影音“极轻模式”在一审判决中获得了支持,其曾在一审中辩称,用户在使用“极轻模式”时,腾讯页面内播放器、片头广告获得充分还原,商业目的和权利得到完整充分的保障,不存在非法设链的主观恶意或过错。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暴风,对方未对此案给予回应。

反侵权成为困扰腾讯的棘手问题,迫使其选择更大的舞台发声呼吁。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腾讯董事长马化腾“狠批”盗版,称网络盗版是数字内容产业挥之不去的“阴霾”,还建议提高侵权法定赔偿上限。

视频网站与侵权盗版之间的斗争也还在持续,聚合类app是一个新问题。事实上,目前对聚合行为是否侵权存在争议,也有服务器标注、技术中立、版权避风港规则等不同认定方式。

而且,司法实践中多数判决是将视频聚合类app的行为认定为一种不劳而获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并非著作权侵权。主要原因是视频独家版权太贵,大多经过分销。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林子英认为,聚合类app的关键问题是违背被链接网站的意志,通过技术破解等方式进行深度链接,盗取他人上传的资源实施信息网络传播。“如果不盗取资源,而是链接后实现跳转,即进行合法的链接,聚合平台也可以通过给正版网站导流等途径获得生存发展。”

2013年11月,优酷土豆、搜狐视频、腾讯视频等“冤家”变盟友,谴责百度、快播盗版行为,并称起诉百度涉及盗链、盗播移动视频版权的影视作品逾万部,索赔3亿元。此后百度败诉。据悉,腾讯当时在背后起主导作用。

与此同时,财报也反映出腾讯第二季度在成本投入的水涨船高——152.35亿元,同比增幅高达69%。其中包括了视频、文学等内容的投入,以及渠道成本。

这一由腾讯、优酷土豆、爱奇艺等组成的视频正版化联盟在2015年公布的调查报告中发现,聚合类app数量不少于100个,其中部分规模较大的app下载量和装机量已达到百万甚至千万级别。

中国视频网站诞生至今已逾十年,竞争白热化和国内版权环境等问题导致视频行业整体盈利仍无法实现。在此背景下,独立视频网站往往依附于巨头,除了腾讯视频,优酷土豆嫁入阿里巴巴,爱奇艺依托百度。

“这些侵权的app占用正版视频网站的带宽,劫取正版视频网站的流量,致使正版网站担负巨额的带宽成本。”江波称,根据腾讯提供的数据,网站为购买正版内容付出巨额版权成本,每年约180亿元,购买带宽和服务资源每年约46.8亿元。

“像快播,15分钟就能建立好小网站,加入广告联盟产生收益,被发现后关闭重建就好了。”前述法律界人士指出,互联网侵权在线上操作具有隐蔽、分散等特点。即使判决罚款,往往也找不到什么资产可供抵押,对于腾讯这样的公司意义不大。

随着娱乐产业迅猛发展,腾讯视频摆脱边缘化身份,成为腾讯泛娱乐生态的一环。借助网络电影、网络综艺的大热,在去年9月还成立了“企鹅影业”。按照国内视频网站的“混乱”排序,优酷土豆、爱奇艺、腾讯视频均登上过第一的宝座。

it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分析认为,目前最大的难题是侵权成本很低,维权成本却很高,而且赔偿标准偏低。对于权利人来讲,维权上诉很可能会得不偿失。另有法律界人士指出,其中还存在审判周期长、执行困难的问题。